• 时光噬痕:观点与评论《知晓如何致知:苏菲传统中的实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6-29 00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知晓如何致知:苏菲传统中的实用哲学》在那个充满虚幻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涌现出了成千的流派、宗师、圣人,他们都宣称能使人们获得精神上的愉悦。一片喧闹中,出现了一个不同的声音,它安静而平和,它没有使用传统的宗教信条和神秘论,因为它声称那些东西太低俗了,已山穷水尽。

这种呼声来自伊德里斯?沙赫,他的作品《苏菲思想》是全世界人民翘首以待多时的经典之作??该书有力地解释了那些困扰我们终生的非相容性思想和直觉。身为苏菲派教师的沙赫又写了一系列的书,种类及其丰富,这些书可供消遣,又有指导意义,每本书之间都有联系,是不可分割的整体,向我们阐述了苏菲派的主张。它声称,在过去,这种传授方式总以不同的外观,用不同的名字包装着,或索性没有名字,现在它必须重新让人们认识它,它必须符合时代、地域和文化。就是说,世界各个地方的苏菲学校不应该是雷同的。

伊德里斯于1996年逝世,他的很多书在他过世后出版了,以吸引新的读者,并圆了他育人的愿望。他的所有作品,无论是神奇的人类学观点的书籍,还是形而上学笑话集,或是传说、对当今社会的评论,内容都很新颖,充满惊喜。这些书充满了对我们的心理学,社会和人类条件的洞察力。这些书形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卓越且独一无二的文学和教育现象,震古烁今,很多材料在西方都从未有过,而且大多寓意都具有革命性意义。

例如,苏菲派对文学的运用可谓出神入化,而且源远流长,这使我们看起来倒像乡巴佬。苏菲主义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:至少现在没有。事实、历史、对未来的计划,这些在过去高压的政治??宗教体制下,只能有少数人知道的东西,现在已经向任何想学习和通过它解决麻烦的人开放。

在苏菲主义的研究中,一本书中的问题,其答案可能就在另一本书中;一本书中提出的一些观点,会在另一本书中进一步论述,而在第三本中进行概括:目的在于激发读者对它的兴趣,所以很多人想在短时间内写出一篇学术论文(就好像小孩子说"我现在就想要它"),是不可能的。《知晓如何致知:苏菲传统中的实用哲学》和其他书一样,需要专注的阅读,仅仅是因为它的一些论点很惊人,需要时间思考。

苏菲主义不是一种宗教信仰,但却自称是所有宗教信仰的核心真理。它不是一种宗教派别:沙赫指出,那些将苏菲主义描述成宗教派别的人,并不了解社会所接受的宗教派别的定义。因此他一直抱怨:我们总是忽略深入的研究得到的信息,这些信息本该用于改造社会。真正的苏菲主义是循序渐进的:苏菲主义对我们在现阶段的观点未必是恭维。"毛毛虫终有一天会变成蝴蝶。现在,给我看,我正在往树上爬。"

苏菲派认为我们过分重视情感,以至于我们为情感所困:这并不总是一种受欢迎的诊断。我们的神圣不可侵犯者中,很少有人会重视情感。我研究这项资料已有三十年了:让我满意的是我看到了传统宗教课本中融入了这冷静,显然是非宗教的内容。唯一应该被憎恨的是"怨恨":因为所有的破坏性行为都是由于无知引起的。这本书淋漓地再现了沙赫的幽默风格。简言之,读过沙赫作品的读者自然会发现这是一个各种快乐的聚宝盆,那些没读过他作品的读者会发现,这是一本精彩的苏菲派生活观点的导读。